902629376
022-11638389
导航

108册《红楼梦》是划时代的文学革命

发布日期:2022-05-19 03:40

本文摘要:作者:自从《癸酉本石头记》后《河滨烤鱼》出版28次以来,评论就分南北了。诋毁者痛斥其为现代人的伪续书,情节荒诞可笑,不及成高本之后的四十回。而赞美则是称赞他的艺术手法,做工之妙,构思之妙,情节之离奇,气氛之恢弘,读完之后有一种“耳听为虚,夜深人静”的感觉。 虽然这样一种完全不同的评价的出现,似乎源自于一种完全不同的阅读体验,但这种阅读体验并不是主要由文学鉴赏决定的,而是与如何定位《红楼梦》时代有关。因为《红楼梦》只有前80份,没有局,时代的认知差异会导致故事出局的推断差异。

hth华体会最新网站

作者:自从《癸酉本石头记》后《河滨烤鱼》出版28次以来,评论就分南北了。诋毁者痛斥其为现代人的伪续书,情节荒诞可笑,不及成高本之后的四十回。而赞美则是称赞他的艺术手法,做工之妙,构思之妙,情节之离奇,气氛之恢弘,读完之后有一种“耳听为虚,夜深人静”的感觉。

虽然这样一种完全不同的评价的出现,似乎源自于一种完全不同的阅读体验,但这种阅读体验并不是主要由文学鉴赏决定的,而是与如何定位《红楼梦》时代有关。因为《红楼梦》只有前80份,没有局,时代的认知差异会导致故事出局的推断差异。那些经过28次努力贬低《癸酉本石头记》的粉丝,往往被胡适的红学误导,把《红楼梦》当成了清中叶江宁织造曹家兴衰的故事。

他们只看到了“伪语言”的表象故事,却对“真事不可告人”的史实一无所知,因此无法接受“贵由本”的失败。就连一些文学博士后和红学专家也忍不住讽刺地说:“这不是《红楼梦》,是《水浒传》。

”因为他们早就把《红楼梦》当成了一个“浪漫爱情”的故事,而忽略或理解为“一千次红哭”、“万艳共愁”、“白骨似山”、“茫茫白地真干净”等夸张的词语。有红学研究者持明末清初的配景观,但由于缺乏对书中表达局的预言的研究,对显示局中人物的“判词”和《红楼梦》产生了误解,不同意“贵由本”破局。其他人都是瞎子,看到有些“贵友本”诗不如格律,就武断地认为是现代人写的。

总之,《红楼梦》前80次的认知差异造成了情境的推理差异。《癸酉本石头记》是108次的完整版,现在只公布了最后28次和前80次部门章节的内容。

《红楼梦》真正的失败在我看来是《癸酉本石头记》之后的28次。其实所有关于这本书的争议都可以归结到一点:你是否能看到它的文学水平。如果要判断《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的真伪,就要看这本书的情节是否与前作的谶纬相反,定位其文学层次。

其实只要把《红楼梦》与20世纪西方古典文学作品相比较,不难看出,这个完美的108次版《红楼梦》,是一场划时代的文学革命。本文将选取20世纪两位著名文学大师的作品进行比较,确认《红楼梦》的文学高度。看《癸酉本石头记》后的28次,有些人不认可。

什么叫震撼?20世纪初,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最大的特点是脱离了传统的评书套路,实现了隐喻性和象征性写作。也就是作家想表达的东西,往往除了字面意思之外,还有非常规的表达方式。

其实这种手法对中国人来说很容易理解。俗话说“闻弦歌知风雅”,中国人最擅长双关、吹、吹。同样的写法用在《红楼梦》,中国人一下就能得到消息。

但是由于文化障碍等原因,有些人并不理解西方作品中同样的套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许卡夫卡和马尔克斯的比较能让人更清晰地看到《红楼梦》的魅力。

在此,我想再次肯定:文中提到的《红楼梦》是指《红楼梦》的108份,最后28次(和下面一样,就不再赘述)。这样的《红楼梦》是一部家喻户晓的总结历史兴衰规律的民族血泪史,不是清朝曹家仆的家事。1.卡夫卡的小说和《红楼梦》毕丽卡夫卡(1883-1924)被公认为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先驱和大师,具有许多开创性的写作技巧。

他最突出的文学成就之一就是刻画了畸形的父子关系。卡夫卡的父亲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形象,而是” 在他的一生中,他的儿子们生活在他父亲的MoMo、独裁主义和高压下。

他们沮丧、恐惧、痛苦。最后要么扭曲了(像《变形记》),要么绝望了(像《讯断》)。

同时,卡夫卡擅长象征和隐喻。他的父亲不是单纯的自己,而是威权主义的象征。

所以卡夫卡作品中的父子冲突,既是对传统宗法制度不满的表现,也是对奥匈帝国中央集权统治的攻击。这大大超越了普通家庭关系的内在本质,对整个西方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红楼梦》中的父子关系和卡夫卡类似。在贾宝玉和贾环眼里,贾政是父亲的形象(虽然贾政明显比卡夫卡的父亲更爱孩子)。在一个家庭中,父亲肩负着维护家庭传统甚至文化正统的重任。因此,文学作品中的父亲成为权威和秩序的象征,而“弑父”则意味着反权威。

《红楼梦》也不例外。贾政是父权制的一个显著象征。贾政走到哪里,空气里总是弥漫着压抑和紧张。

姐妹俩不敢谈笑,贾宝玉哑口无言。但是第三十七回贾政被学校留下,家里没人管,这其实是贾府秩序瓦解的前兆。

贾政终于在接近80次的时候回来了,但这时候贾府的失利出现了。28年后,贾环亲手杀了父亲,天下彻底乱了。

第三十三回,贾政道:“明日他杀了父亲,你也劝不住!”是下文的铺垫和预测。所以贾政名字里的“正”字真的很有意义。胡适早年对此总结得最简洁:“《石头记》家庭小说也是社会小说,但实际上一部大的政治小说也叫政治、王、赦、刑、史、礼。”“《石头记》专门写一个极端专制的家庭,但其实也是一个极端专制的国家”。

胡适悔爵之后,放弃了《红楼梦》家喻户晓的想法,转而研究“曹家之事”,从而误导了百年红学研究。《红楼梦》和卡夫卡作品中的父子冲突,本质上是新旧友谊时代社会思潮的反映。

卡夫卡生活在奥匈帝国晚期,《红楼梦》出生在明末清初,这两个时代都是政治问题和社会矛盾激化的时代。父子冲突是动荡时代的反映。这个很好理解。

新老朋友取代时代,旧秩序濒临崩溃,新浪潮汹涌澎湃,朝拜不断。父亲通常代表传统和坚持,而孩子意味着改变和成长。所以在紧张的父子关系背后,有一种社会思潮。

贾宝玉离经叛道的胡言乱语,与明末反道的社会思想有关,决不能被老学究贾政容忍。而是《红楼梦》给贾政父亲形象,还是保留了尊敬和恋慕。相比之下,中国20世纪以来新文学作品中的父亲形象,那才叫惨不忍睹。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之后,皇权体系被推翻。

否认父权权威、突破礼教压迫成了社会主流。如何否认父权权威?就是在种种文学作品中塑造声色俱厉、暴戾专制、不通情理的父亲形象。

通过否认父权权威,进而否认旧社会、旧秩序的一切。于是五四之后的新文学,进入了一个反抗父权的精神弑父时代。如鲁迅的《五猖会》,巴金《家春秋》里的尊长。

从这个角度再来审察《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的贾环弑父,不啻于石破天惊。绝不夸张地说,那是中国两千年父权社会瓦解的先声,比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早了两百多年。可是,《红楼梦》里对贾环弑父的情感态度,完全差别于五四以来的新文学对“反抗父权”的赞美。

《红楼梦》作者的情感态度偏于传统,对于贾环弑父,他的态度是痛心疾首。而五四以来的新文学,“弑父”却绝不手软。五四运动提出“打垮孔家店”的口号,而《红楼梦》在尽力维护儒释道的传统文化,认为这是不至于“亡天下”的基础。

这一基础态度上的区别,就足以证明《癸酉本后28回》绝不行能是清末、民国时期的续作,今世人就更写不出来了。程高本后40回将《红楼梦》误导成权贵之家的败亡故事,是对《红楼梦》思想性、艺术性的极大贬低。

而有了后28回的全本《红楼梦》,跳出了一家一姓,甚至一朝一代的局限,上升到了历史和社会的高度。前文所有的线索冲突都捏合到一起发作,同时让整个故事有了全新的象征意义,非超一流文学大师写不出。20世纪最伟大的隐喻、象征文学也不外如此。那些指鹿为马、贬斥《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的某些红学家们,因为他们误入清中期曹家事的歧途,他们是看不出《红楼梦》究竟伟大在那里的。

他们所认为《红楼梦》的伟大,只不外是什么反封建、反礼教、个性解放等,其实这与《红楼梦》所转达的思想相差很远!卡夫卡作品里的父子关系超出了普通家庭关系的内在,而《红楼梦》里对普通家庭关系的拓展和外延,比卡夫卡作品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胡适总结的“赦、政、邢、王”,贾宝玉和贾环也有显着的象征和寓意。贾宝玉既是衔玉而生的王朝接棒人,也是传国玉玺的人格化。

贾政贾宝玉父子,配合组成了国家政权和皇权的象征。贾环则谐音“家患”,是王朝内部的不稳定因素。

第33回宝玉挨打,外貌看是父亲管教儿子,其实是国家内部矛盾的一次发作和预演。贾环的煽风焚烧和金钏之死东窗事发,意味着内外矛盾双管齐下,王权受到了威胁。

所以宝玉挨打了。贾政那番“弑君杀父”的悲鸣,预示了这场矛盾的最终了局。老太太激动之下要带宝玉回南京,也是大有深意。

贾家的老宅在南京,明朝留都也是南京。带着宝玉,也就是传国玉玺回南京,其实隐喻迁都。崇祯朝如果南迁乐成,明朝历史是否会改写,是明遗民挥之不去的心结。

但和历史一样,《红楼梦》里这场迁都的闹剧最后也无疾而终。随着贾政外放,大观园彻底在自由放纵中走向了她的了局。《红楼梦》里的人物,包罗贾政、贾宝玉等等,都有着高度抽象化、符号化特点。

hth华体会最新网站

完全可以说是现代派小说里的符号人物,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巧的是,这也是卡夫卡小说的主要特点。

著名的《城堡》,主人公直接取名为“K”,完全的符号化。“城堡”和“K”作为抽象的符号化象征,代体现代人的逆境。其实,抽象化、符号化那里是西方文学和卡夫卡的专利呢。

《红楼梦》里的宝玉、黛玉、妙玉、贾政、王夫人等等,都是高度抽象化、符号化的人物。好比“宝玉”两个字,既可以用作人名,也可以象征玉玺,一语双关意味深长。

同样是符号,《红楼梦》里的符号将中文作为表意文字的优越和智慧发挥得淋漓尽致、叹为观止。《红楼梦》教科书般地演绎了作甚中国式象征,中国式隐喻,中国式符号。二、马尔克斯的小说和《红楼梦》的比力(马尔克斯)要问对中国今世文坛影响最大的外国作家是谁,那就非马尔克斯莫属了。

马尔克斯(1927—2014),哥伦比亚作家,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他的作品里同样充满了象征和隐喻,他早年的短篇小说《格兰德大妈的葬礼》,用有权有势的格兰德大妈之死,来隐喻旧势力的消亡,新时代的来临。格兰德大妈是女族长,身上有地方寡头和权贵势力的影子。她掌控了一切,临死前除了分配土地之类的物质遗产,竟然另有精神遗产,包罗人权、国家主权、公民权力等等全部都在大妈无形产业的清单上。

马尔克斯对这场丑态毕露的葬礼极尽讽刺,完全可以体会凌驾于国家和人民之上的旧势力是何等不得人心,终将走向死亡。这种充满影射的葬礼并不是马尔克斯的首创。

《红楼梦》里的秦可卿葬礼,用贾家重孙媳妇之死,来影射明朝的国葬。秦可卿葬礼的规格差别寻常,到处都体现着“逾制”。用樯木做棺材板,四王八公(或其眷属)悉数加入,这局面显然不是普通人能蒙受的,是在表示一个王朝走向了穷途末路。经常有人信口开河,说癸酉本只是网文水平,那情节谁都编得出来。

这种说法简直不值一哂,毫无文学知识和鉴赏能力。有了后28回的《红楼梦》,影射水平完全是世界级的,某些情节,好比王熙凤扫雪拾玉、通灵宝玉开口说话,论想象力比起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也不遑多让。中国今世作家模拟西方名著有如邯郸学步,照搬西方文学技巧恰似东施效颦,谁又编得出同样具备西方文学技巧,又是原汁原味中国风的《癸酉本后28回》?!马尔克斯最久负盛名的代表作《百年孤苦》,跟《红楼梦》在框架、格式、手法等方面极其相似。如果说卡夫卡是在形貌现代人的逆境,那么《红楼梦》和《百年孤苦》就是在探索国家、民族的历史逆境。

《百年孤苦》,堪称一部拉丁美洲被边缘化的近代史。马孔多小镇上一个普通家族七代人的遭遇,是整个拉美艰难现代化之路的缩影,甚至可以让中国也看到自己的影子。书里许多神神叨叨的情节都大有深意。限于篇幅本文只枚举一个例子,但这一个例子就足以窥探全书的风貌:家族第四代,奥雷良诺第二,娶了一个女王式的人物,菲兰达。

这位女王是个外来者,瞧不起落伍的马孔多,身世高尚又很是强势,思想顽强守旧。奥雷良诺第二把女王娶回家后,发现日子基础过不下去,于是住进了老情人柯特的家里,整天和情人厮混。

这段情节可不是简朴的三角恋,而是充满了隐喻。妻子菲兰达,是欧洲文化的象征,情人柯特则代表本土文化。

奥雷良诺第二的婚姻,本质上是殖民地国家对宗主国文明的憧憬。众所周知,拉美曾是欧洲的殖民地,受欧洲文化影响很深。但欧洲文化看上去高尚优美,却与本土文化格格不入水土不平;本土文化则由来已久,生机勃勃。

所以奥雷良诺第二完婚时,情人柯特不以为然自信满满:他早晚会回来的。果不其然。本土文化的吸引力和生命力是无敌的。奥雷良诺第二与情人同居的时候,他家的牲畜便迅速繁殖,家业很快做大,那神奇得不正常的繁殖能力除了“邪术”谁也无法解释。

一旦回到妻子身边,便家业破败。这诡异神经的三角关系蕴含了拉美在本土文化和欧洲文化中摇摆不定的态度。《百年孤苦》用了大量篇幅形貌欧洲文化和本土文化的碰撞、融合,文明交织的配景下拉美的运气被裹挟向前。所以《百年孤苦》探索的历史逆境是,拉美如何才气从落伍、愚昧、磨难的历史宿掷中挣扎出来,融入现代文明世界的历程之中?《红楼梦》则是一部亡国史。

前八十回的纸醉金迷并不是单纯的贵族生活日常,而是濮上之音、亡国之兆。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之间的三角关系,是在影射明清之争。对比这两本书里的三角恋,可以说伟大的思想都是相通的。

宝玉的婚姻象征着皇权的归属。书里的主要人物划分为金、玉两大阵营,围绕玉玺展开了一场争夺战。

金是外来的,代表人物有外四路的薛宝钗、金鸳鸯等等;玉是本土的,代表人物林黛玉和小红(红玉)。但金玉之争并不是亡国的基础原因。

八十回后大量篇幅描绘了贾府的自杀自灭,这应验了探春在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时曾说的话:“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未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真今日真抄了。咱们也徐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昔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气一败涂地!”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的情节跟明朝死亡的情景何其相似!而且在形貌自杀自灭之外,作者将矛头指向了皇权和君主专制。

好比贾宝玉说“君主一小我私家便可主宰整个天下,他自己昏了整个天下都毁在他手里”。林黛玉说:“倒像举国紧要惟他(指君王)一人,万千黎民命若草芥”。兵临城下之时林黛玉做了一个梦,一群贼寇打着“官逼民反”的旗号杀进大观园,痛骂天子只知淫靡享乐,黎民却百孔千疮,不如造反夺了山河。

林黛玉问“夺了山河会如何?”、“可会为黎民谋福祉?”,贼寇答“当天子是奔着享乐去的”,没人体贴黎民死活。林黛玉愤慨道“世世代代都是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就是改朝换代又能如何,都是一丘之貉”。《癸酉本后28回》写尽了两千年来改朝换代的荒唐和残酷,可谓是“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所以《红楼梦》探究的是国家、民族的历史逆境,中国历史是否只能在“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循环里循环往复、周而复始?有没有一条打破王朝宿命的长治久安之道?《百年孤苦》和《红楼梦》都想打破本民族的历史宿命,而且不约而同地开出了药方。《百年孤苦》开出的药方是,团结。拉美团结一致,用爱来反抗孤苦。

《红楼梦》开出的药方是,破除君主专制,人人平等。底层黎民也要有人权。有那么点“天下为公”的意思。

虽说马尔克斯的文学才气无与伦比,但他开出的药方实在是有点天真,简直就像心灵鸡汤。而《红楼梦》的药方则无比超前,完全是顶级政治家的眼光和水准。

不少人质疑《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就是因为思想太超前,更像是清末而不是明末的思想。其实明末清初的几位著名思想家,黄宗羲、王夫之等等,早就抨击过皇权和专制(反而是清末革命家的思想受了黄宗羲的影响)。黄宗羲成书于1663年的作品《明夷待访录》,明确指出天子是“天下之大害”,打着天下的旗号,维护皇家一家一姓的私利。而《红楼梦》创作于1690年左右,种种迹象讲明,《红楼梦》作者和包罗黄宗羲在内的明末清初主流文人群体关系密切,甚至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一员。

所以不管是《红楼梦》作者吸收了黄宗羲的思想,还是他们英雄所见略同,《红楼梦》里那些超前的启蒙思想都能找到时代依据。只惋惜它们都被湮没在了满清三百年的暗无天日、万马齐喑里,直到20世纪才找到知音和继续人。20世纪中叶,1945年的延安,民主人士黄炎培当着伟人的面提出过一个著名的“历史周期律”,也就是中国历史上的政权履历兴衰治乱,往复循环出现出的周期性现象。

那段对话太有名,对中国太重要了。《红楼梦》探索的,正是这个“历史周期律”。今天的中国,一定能够走出“历史周期律”,比起泥足深陷、依然孤苦的拉美,中国的前景无疑是灼烁的。

《红楼梦》成书的17世纪末、18世纪初,正是世界格式发生沧桑巨变的前夕,《红楼梦》的启蒙思想比西方启蒙运动时的卢梭要早快要一百年。工具方两地的文学家、思想家敏锐地捕捉到了时代的变化,时代需要的新思想应运而生,但两地的前途却大不相同。轰轰烈烈的启蒙运动拉开了欧洲工业化崛起的大幕。

中国则陷入了长达三百年的黑暗和迷恋,直至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不是从鸦片战争开始衰落的,自从《红楼梦》和黄宗羲的思想被湮没在历史岁月之中,近代落伍挨打的了局就已经注定。今天的中国,又一次来到了历史的转折点,世界格式将再一次迎来沧桑巨变。

综上所述,我们重新审视108回全本《红楼梦》,对它的写作手法和思想内在会有全新的认识。它的写作手法和思想内在如此超前,可谓冠绝古今。《红楼梦》凭一己之力,将整其中国文学水平提高到了足以和光线万丈、大师辈出的20世纪西方现代文学相媲美的田地,《红楼梦》的成就到达了一个岑岭!然而,《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如此精彩的了局,却被一些人千般污蔑、泼尽脏水,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时代之耻!《红楼梦》浓墨重彩地书写了民族精神:女娲补天、精卫填海。

哪怕亡国了,也有知命强英雄的王熙凤。八十回后一扫前八十回的柔靡颓丧,文风迷茫大气,把一个惨绝人寰的亡国故事描绘得激情汹涌,明显浸透了民族的血泪,读罢却丝绝不感受泄气,甚至有一种“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的豪爽和坚毅。

这是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正是这种民族精神,支撑我们走出了近代屈辱痛苦的泥潭,渡过了数次亡国灭种的危机,直至今天即将再一次站上世界之巅。孟子云:五百年必有王者兴。

中华广袤的大地、深邃的历史,容得下盛衰的无常,稳定的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生命力。未来几十年,中国将迎来大师辈出的时代,科技、经济、军事、文学、艺术各领域都将全面着花。尤其经济、科技实力遥遥领先之后,文化一定再起。

这是大国崛起的必由之路。中国新一代的文学家、艺术家,将以《红楼梦》和传统文化为精神模范,根植于本民族的文化土壤,开创属于共和国的辉煌时代,也是中国真正的现代主义。

自胡适以降,仰西方文化之鼻息、拾西方思想之牙慧的局势将彻底扭转。文明古国王者归来。《红楼梦》作为中国文学史上最色泽醒目的明珠,必将照耀中国的文艺再起之路。

————————————————————校对:王华东 至真斋主 编辑:潇湘夜雨深度解读,高屋建瓴。吴氏红学,高端学术。知识的盛宴,智慧的光线。新看法、新视角,同一部红楼梦,纷歧样的文章。


本文关键词:hth华体会最新网站,108册,《,红楼梦,》,是,划时代,的,文学革命

本文来源:hth华体会最新网站-www.03116688.com